杨幂拍新戏受“冷落”狂吃苦 直言自己“不娇气”

杨幂拍新戏受“冷落”狂吃苦 直言自己“不娇气”
2018-11-20 15:15 新浪娱乐
《宝贝儿》剧照《宝贝儿》剧照
  在《爸爸去哪儿》第二季中,杨阳洋以呆萌的表情和率真的童言迅速走红。

  新浪娱乐讯 刚演《宝贝儿》的时候,杨幂去她在片中住的村子,看见院落里有很多小鸭子,咕咕呱呱特别可爱。三个月后电影拍完,剪出来素材不够,需要补拍,结果一补就是一两个月,相当于重拍了一遍,连院子里的鸭子都长大了。

  这还没完,后来《宝贝儿》又开机了第三次……院子里再也不见鸭子的踪影。“都变成盐水鸭了吧?”杨幂顽皮道:“南京不是盛产盐水鸭?”

  她绝对没想到,决定出演《宝贝儿》,等于给自己挖了个大坑。

  没有剧本,要演员自己现编台词,电影先后重拍三遍,光结局就有七八种……这是导演刘杰的一次实验式创作。

  不仅如此,杨幂还被禁止化妆,穿着地摊买来的廉价衣服,黑黝黝的脸蛋上添了许多雀斑。

  她更没想到,进组后她才被告知,全片都要讲南京方言。

杨幂化特效妆出演《宝贝儿》杨幂化特效妆出演《宝贝儿》

  刘杰在调教演员方面是出了名的“魔鬼导演”,许多明星都曾被其折磨哭。杨幂这次也未受到任何优待,在片场被有意“冷落”,没有前呼后拥的助理,没有VIP休息室,甚至连玩手机都不让。

  可是,这些又怎么会难倒杨幂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北京大妞?她坦然接受了所有变动和挑战,还直言:我本来就不娇气!最后反倒是导演刘杰跑到杨幂面前,指着满脸眼泪给她看——“要让演员知道她演得好。”

  冷酷导演刘杰碰上直爽主演杨幂,两人见招拆招,算是棋逢对手了。

  多伦多、圣塞巴斯蒂安、平遥,《宝贝儿》在约一个月时间内,接连打卡了三个国际电影节。近日新浪娱乐对话刘杰和杨幂,听他们两个现场“拌嘴”,也听了许多电影幕后趣事。

导演刘杰导演刘杰

  刘杰:杨幂这么多年被小气候包裹着,我要把它打碎

  在片场有意“冷落”杨幂,让她融进村子里

  新浪娱乐:《宝贝儿》参加过多伦多、圣塞巴斯蒂安电影节,并且与外国媒体在见面会上进行了交流。在你们印象里,外国媒体对这部电影的主要关注点在哪里?

  刘杰:能看出他们对影片里的社会现实非常感兴趣,他们没有只聚焦在明星身上。

  杨幂:但是外国媒体听不出来普通话和南京话的区别,可能对于他们来说确实没有区别。

  新浪娱乐:为何决定请大众熟知的明星来主演一部社会现实题文艺片?又为何选择了杨幂?

  刘杰: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趣的尝试,其实我做好多事情是有套路的。比如我的第一部和第二部作品都是用戏骨演员,第三四五部影片用的素人,第六和第七部都是用明星,第六是霍建华,第七是杨幂。

  你要说纯没考虑票房也是不可信的,但我仍然认为这个不是最重要的,重要的是杨幂也希望有好戏来挑战自己,而我如果能给她提供这个舞台,对我个人也是个挑战。而且我认为这是一个社会意义大于电影本身的片子,透过她个人的影响力,引起社会更大的关注和讨论,这是我最主要的目的。

  新浪娱乐:明星的片酬会给文艺片投资带来压力吗?

  刘杰:没有,反正我也给不起,就是有钱就给,没钱就拉倒啦。

  新浪娱乐:听说导演在片场会有意“冷落”杨幂,这是帮助她表演的一种独特方式吗?

  刘杰:我觉得不要给她设置最简单的任务,给你个剧本,台词一背一演就完了。而是要让她体验这个人物。

  她年少成名,这么多年走过来,其实是被一个小气候包裹着走过来的。我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就想,我要把她这个气息打碎,我要让她融到这个村子里去。

  你知道,如果一直是一个明星的状态,她的仪态,她看人的眼神,跟村里的小姑娘肯定是不一样的,这个演是演不出来的。我首先不要让剧组的人众星捧月她,我要让她接受自己是平常的,可以从容地走到街上去,不用担心有人围观。我也希望她能体会这个人物的心情,所以我不给她台词,逼着你自己消化,发自内心地告诉我这个时刻的情感是什么。

  新浪娱乐:据说连手机都太不让杨幂用?

  刘杰:对,让她一个人在那闷着就对了。反正我们没那么宠她,剧组对她没有什么特殊照顾。到后来的时候,什么给她找休息室这些,我就直接跟制片说,“你没事干啦?”哈哈!

《宝贝儿》剧照《宝贝儿》剧照

  新浪娱乐:从演员的角度来说,演文艺片和商业片有什么不同心态吗?

  杨幂:没有,对于演员来说没有任何区别。你说我娇气吗?我一点也不娇气。

  刘杰:她经常欺负导演,在现场怼得我一句话都没有。后来我没办法,就只能看着她。

  杨幂:拍到半个月的时候导演跟我说,所有拍我戏的演员,拍一个礼拜肯定哭,你怎么还不哭?

杨幂在平遥国际电影展杨幂在平遥国际电影展

  杨幂:牺牲形象没什么,我本来也不娇气

  一旦觉得自己是在“体验生活”,反倒像“微服出巡”了

  新浪娱乐:杨幂在电影里皮肤黝黑,脸上还有很多雀斑,会介意这样牺牲形象吗?

  杨幂:这些我都没什么。

  刘杰:第一次我说要这么化的时候,她的工作人员都有点急了,要制止我。(杨幂:没有!)说了说了,杨幂就说,别管导演,爱怎么化怎么化。我们这个妆必须化的很真,不能在照片上看,要投到大银幕上看。

  杨幂:江萌的黑是有原因的,因为她是无肛残疾,一定会带着肠子肚子啥的都有缺陷,会导致她的消化系统不是很好,就会留下刀疤和脸上的斑。出生的时候缺氧了一段时间,这个孩子长大一定是有问题的,江萌出生时缺氧过,所以长大后智力是有一点点问题的。其实是特效妆,有人说素颜,准确说不是素颜。

  刘杰:她素颜比化妆好看。

  杨幂:我化妆是有多……我要“胸口碎化妆间”了!大概从开拍一个月前,导演就不让我修眉毛了,我眉毛长得好,一两天不修就是杂草丛生的。

  新浪娱乐:对于江萌的造型有什么考虑?她的穿着是比较朴素的。

  刘杰:最早让杨幂体验生活的时候就让她去农贸市场、批发市场买衣服,让她看看那些摆摊的小姑娘都穿什么。

《宝贝儿》剧组在平遥国际电影展《宝贝儿》剧组在平遥国际电影展

  杨幂:我倒不觉得我在体验生活,一旦你觉得自己是在体验生活,感觉就像在“微服出巡”,就把自己站在明星的角度去看别人生活了。所以就是“感受”吧。  

  我本来也不娇气,也不是说生活离这个有多远,不是感受不到。我们俩因为这个事有过争执,导演觉得他们生活很苦,从小被父母遗弃,到18岁就得离开家庭,为了挣点钱去奔波。我觉得这样是站在上帝视角去看的,你怎么知道这样的生活里是没有乐趣的呢?他们也有自己的朋友,也有自己的生活,一点点的东西都会带来很大的快乐。每个人都有自己开心和不开心的地方,这个跟身份和钱没有关系。我并不觉得江萌是一个多辛苦的人。

  新浪娱乐:其实作为一部要全国公映的片子,全片都讲普通话也是OK的。导演为何坚持让非南京籍的主演们说南京话?

  刘杰:我自己觉得,如果你是一个生活在南京村子里的人,你在那是听不到纯正普通话的。这个生活质感对我来说非常重要,如果是普通话,我是不相信的。李鸿其演的是一个哑巴,刚好我也接受不了一个台湾腔的人出现在那个村子里。

  杨幂:我是后来才知道要说南京话的,一开始都拍了几条了,导演才说,要不我们说南京话吧。

  刘杰:其实我早就想好了,我怕一开始说的太多把你吓跑了。人啊,要慢慢地上套……

  杨幂:现在你倒这么说了,早一天你都没说要讲南京话这事儿!

杨幂《宝贝儿》剧照杨幂《宝贝儿》剧照

  新浪娱乐:你怎么练的方言?

  杨幂:就跟我们的场记学的,后来我们才知道,他的发音偏马鞍山,不算很纯正的南京话。后来配音的时候好多南京朋友说我的发音是偏马鞍山的。

  一开始学的时候就有点抵触情绪,觉得又得找这个人物的感觉,又要说南京话,又要自己编词,要顾及的东西有点多,觉得是个负担。后来就完全不是负担了,基本上别人说一句普通话,我都能同传成南京话,现在不知道还有没有这个技能了。快杀青的时候,南京话和手语一点都没有负担了。

  新浪娱乐:真的像导演所说,杨幂和李鸿其只需要半个小时就能记住200个手语动作?

  杨幂:对,而且因为要现场编词嘛,要决定好说什么话以后,再去学手语动作。我学得还挺快的吧。

  我好的一点是,我的手语不用像李鸿其那么熟练,因为我在片中是因为他用手语所以我要略懂地跟他交流,如果我比划得太熟练那就不对了。

李鸿其《宝贝儿》剧照李鸿其《宝贝儿》剧照

  电影拍摄前无剧本,前后推翻重拍三遍

  江萌相亲不下十次,“戏精”导演哭给杨幂看

  新浪娱乐:是因为先天有缺陷的设定,所以江萌这个人物性格和说话都比较一根筋吗?经常做一些重复的事情,说一些重复的话。

  杨幂:不是,(是在拍的过程里)慢慢找的,我们总共拍了三次。第一次拍了三个月,是《扶摇》之前,拍了三个月杀青了,然后听说《宝贝儿》剪出来的素质只有86分钟,要补拍,又补了两个月吧,45天。

  刘杰:没有没有,一个月。

  新浪娱乐:看来有两种说法。

  杨幂:真不是一个月!是40多天,而且是一个新的故事,第一次拍的可能只能用十分钟,类似早上两点钟起来去赶公交车,或者在人群中穿梭的镜头,有时间的话他可能连这些都想重拍。

  第二遍拍的时候当然还是没有剧本的,但是故事线比之前更清楚了一些,之前那次我光是相亲就相了不下十个,各种场景的相亲。

  刘杰:我那都是收钱的,谁请导演吃顿饭,我就安排谁跟杨幂相个亲……开玩笑的。

  杨幂:人家可能也觉得被骗了呢!第一遍拍的时候他觉得有些戏很好,可是第二遍拍的时候全给删了。结局我们拍了七八个版本,现在的结局跟我们之前看片时的就不一样,最后上映的时候会是哪个结局我都不知道。

  新浪娱乐:没有剧本,现编台词,前后推翻重拍三遍……导演这次的创作方法比较实验?

  刘杰:导演很不容易的,你知道吗,经常她在前面演戏,我一喊停,就马上从监视器走到她面前,指着我满脸的泪水给她看。

  杨幂:你戏很足啊!!他说我把他演哭了。

  刘杰:真的!好多次,过来我就沥沥拉拉地哭着给她看。对演员要鼓励嘛,要让她知道演得好。

  杨幂:对导演也要打击,每次他哭着过来,我一句话就给怼回去了。

  新浪娱乐:《宝贝儿》监制是知名导演侯孝贤,他为这部电影提供了哪些帮助?

  刘杰:侯导更大意义上是对我精神上的支持。09年我一直在帮侯导做《聂隐娘》,我自己认为我做的工作是大陆的执行制片人,但侯导后来在上字幕时坚持要给我上大陆的监制,他说你是个导演,导演怎么可以上制片人,我说我又怎么敢给你当监制呢?他说没关系,那回头我再给你做一次监制好了。就是这样一个缘由。

  后来我把拍的东西给他看,跟他交流的时候,他是一个非常坚守电影是导演的艺术的人,他不会把他的观念强加给我。他会跟我讨论,但最后总会加一句,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就好。

《宝贝儿》剧组在多伦多电影节《宝贝儿》剧组在多伦多电影节

  杨幂自信没有奔三困惑,做演员最重要的是信念感

  演《宝贝儿》不为证明自己,既然来了就做好

  新浪娱乐:今年许多女演员都谈到了职业困惑,就是中国女演员在影视作品里的形象大多是年轻漂亮的、雷同的,甚至是比较花瓶的角色,没有太多好戏可演;三十岁以上的女演员更会遭受新人的挑战。杨幂有过类似这些焦虑吗?

  杨幂:其实我没有想这方面的事儿,我觉得要相信,就是信念感吧。比如我演一万次谈恋爱的戏,如果你自己都不相信,你自己会很尴尬,别人会更不信。我现在演一些角色,虽然还是会相信她,但心里会抽自己嘴巴子,也会有难过的时候。这次跟霍建华拍感情戏,我们俩太熟了,也会有那种感觉……

  我还是没太考虑年龄的问题,我也不担心女演员到了30岁会没有角色。我从来没有任何的焦虑感,你说的问题我看到过,但我都没有考虑过。想演就演呗,顺其自然,不是给自己增加压力嘛,开心点多好~

  新浪娱乐:这次出演《宝贝儿》,可能有人觉得是不是杨幂有意想挑战自己,转向演技派?你自己会有这样心态吗?

  杨幂:大家肯定会这样想,但我纯粹是因为,就像导演说的,这部电影的思考意义大于电影本身,就来试一试。如果有这个影响力的话,可以让大家有这方面的思考,可能就是这个电影带来的意义。

  什么扮丑,证明自己,这个从来不在我的考虑范围里。它确实跟我以往的表演方式不同,但我不是在用力、在刻意,真的没有。就是既然来了就把它做好,就是个活儿,成败或结果也不是我能控制或考虑的事情。

  新浪娱乐:这是一部社会现实题材的电影,上映后必然会引起社会话题的讨论。导演对本片的社会反响有什么心理预期?

  刘杰:我觉得这是好事,以前我们是选择性忽视了。以前我们自认为是一个疮疤,但事实上不是,你真正了解这些事之后,你会发现政府是在作为的。这更多的是整个社会氛围和中国传统文化带来的一种困境。当我把这些事情讲给身边朋友的时候,我发现所有人对这些事情都一无所知。

  所以我越来越觉得这部电影是有意义的,会让我们关注到这个人群,会检视我们自己的观念是不是有问题的,让我们反思是不是应该对这些人群更有温度一些。

  (何小沁/文)

(责编:Koyo)

新浪娱乐公众号
新浪娱乐公众号

更多娱乐八卦、明星独家视频、音频,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(sinaentertainment)